美文刊原创文学

唯美诗歌_美文侃,美文刊,美文网,九九美文,美文摘抄,经典美文,散文,诗歌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短篇故事 >

爱在离别时

时间:2020-07-29 08:26来源:网络 作者:╰*ぶ笑语嫣然ぶ 点击:
"网站数据表升级,编后语全部丢失,望大家谅解!你的支持就是我们的动力,通过这次的教训,我们认真总结。今后绝不犯同类错误!

  爱,有时流溢于表,有时含蓄于内,有时为人接纳,有时为人拒绝……然而,在离别时才发现,被拒之千里之外的那真挚,细腻,柔润的爱早已无声的在某一方心底慢慢潜藏、浸润、渗透于他(她)的心底,任他(她)是铁石心肠、孤傲冷漠还是满怀仇恨、视爱虚无,怕也难以抗拒真爱的力量,只能任其在心的土壤里日积月累无限放大,沉淀,爱,犹如一颗种子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一年又一年。

 

  ——题记

 

  「壹」

 

  江峰和爱平新婚不久,双方便商量着出门旅游度蜜月,他们去了山西的五台山观光。

 

  那时正是炎炎夏日,小两口走在路上,欣赏着道路两旁的风景,一排排蓊蓊郁郁的树,擎着高大的树冠,如忠诚的士兵守在两旁,用盛满绿意的生机,为人遮阳。

 

  当时,爱平腹中的胎儿还不满两个月,即将为人父的江峰心中的喜悦自是不用说了,两人边走边聊着爱平腹中的孩子,还有将来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。

 

  正当两人相谈甚欢时,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处卦摊,一个道人身穿道袍,银须鹤发,气定神闲的盘膝而坐。

 

  看到江峰夫妇走来,他抬头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二人,继而摸了摸花白的银须,不假思索道:“先生太太,可否卜卦?”夫妻二人相视一笑,在好奇心的促使下,坐在卦摊前,请道人为自己卜算一卦。

 

  道人的先是抬头观相,然后掐指一算,最后铁口直断说:“敢问太太可是已经身怀有孕,胎儿至今还不满两个月?

 

  江峰夫妇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的惊呼一声:“哇,不会吧?老先生您这么厉害啊,蛮准,蛮准的……”

 

  还不等江峰夫妇说完,道人的脸色一变,深情凝重起来,摇头叹声道:“哎——可惜呀……”

 

  江峰夫妇听着道人的言下之意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.

 

  江峰夫妇便追问起来;“老先生,可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或者……”

 

  道人无奈的摇摇头:“先生和太太,不是我不说,是怕……”

 

  江峰问道:“怕什么?”道人叹了一口长长的气,严肃道:“我怕你们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,所以,我……”

 

  爱平心中突突直跳,她感到头一阵眩晕,内心有着前所未有的慌乱,不详的预感掠上眉睫。

 

  她伸出手,惶恐的摇晃着道人的手臂:“请你一定告诉我,不管什么结果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 

  “好吧,我说。”

 

  道人拗不过爱平,只能如实相告:“……此娃虽是千金,但天生命硬,克母,会给你们带来血光之灾……简单地说,你若坚持生下她,那么你……”

 

  还未等道人说完,江峰一声怒喝:“胡扯一气,你到底是哪来的江湖骗子,没有真本事,就会胡言乱语,坑蒙拐骗,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啊?……”

 

  江峰生怕妻子爱平被这道人的言语影响,狠狠用脚踢了道人的卦摊,扶着妻子爱平,摇摇晃晃的愤慨离去。

 

  事实上,江峰的心里也是一样的不安躁动,他对这个道人的预言深信不疑。因为曾经听同事说,五台山有一个卜卦的银须道人,能掐会算,而且十分精准。

 

  「贰」

 

  爱平被江峰搀扶着失魂落魄的回到宾馆,想起那个卜卦结果,就搅的爱平坐卧不安,心神不宁,精神总是恍恍惚惚,患得患失。

 

  江峰爱怜地抚摸着爱平的头,把她抱在怀里,用婉转的方式说:“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我不能失去你。”江峰眼眶潮湿,带着微微的颤音道:“爱平,我们还年轻,我们有的是机会生孩子,不是吗?”

 

  爱平听出了江峰的言外之意,看着江峰为自己担忧,爱平心痛矛盾起来:“是啊,我们还年轻,我们还有很多机会生孩子,可是……哎,为了江峰不再有顾虑,那就……”

 

  爱平答应江峰去做人流。

 

  次日,江峰陪着爱平去了本地医院做人流,爱平怀着复杂的心情进入妇产科。

 

  其时,里面正有一个女人刚做完人流,看着男人扶着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,爱平突然甩开江枫的手,头也不回的逃离了医院,她懂得失去自己的骨肉是多么痛苦,将来会有多少悔恨和自责陪伴着自己度完余生。

 

  爱平不想自己将来活在痛苦的深渊里,所以才出现了情况突转,而这个突然状况却是江峰没有料到的。

 

  江峰追上爱平,扯着她的胳膊道:“爱平,我们不是说的好好的吗?你怎么突然改主意了?”

 

  爱平发疯的叫道:“你让我打掉我们的骨肉,难道你不知道我爱你吗?不,我不要,我要生,为了你,我可以做任何事情,我要生下我们的孩子,我不信那个算命结果,我不信……”

 

  江峰看着爱萍如此强烈的反应,心如刀割,潸然泪下。

 

  江峰劝了爱平多次,可是爱平却一再坚持要生下孩子,江峰束手无策,只能怀着一份侥幸心理安慰自己:“没事的,没事的,吉人自有天相,不是么?”

 

  江峰开始对爱平的饮食起居信息的照料起来,重活累活不让她干,还给爱平买了很多补品来补充营养。

 

  尽管江峰对爱平呵护备至,但命运却没有因此而改变。

 

  七个月后的一个中午,爱平生下了一个体重七斤的女孩。她面色红润,哭声响亮,十分的健康。然而,爱平在短短几分钟内,便香消玉殒了,撒手人寰了。

 

  面对痛失爱妻的打击,江峰整日以泪洗面,一蹶不振,最后哭的嗓子都哑了,整个人瘦了两圈。

 

  他看着躺在襁褓里酣睡的女儿,不禁仰天长叹,悲从中来。

 

  想想妻子爱平为了让女儿平安的来到这个世界,却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,他怎能不用生命去爱女儿,人说母女天性,想必在另一个世界的爱平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了吧?

 

  江峰想到此处,含泪俯下身,用颤抖的嘴唇亲吻着女儿那红扑扑的小脸蛋,几滴晶莹的泪珠滑落在紫云的腮上,冰凉冰凉的。

 

  女儿成了江峰唯一的亲人,在他的生命里,女儿是最珍贵的,他是爱平的生命的延续,故而取名珍珍。

 

  江峰要女儿健康快乐的长大,他决定化悲痛为力量,努力工作挣钱,以便为女儿创造丰厚的生活条件和成长环境。可是有一点。却让他手足无措。

 

  珍珍毕竟是新生儿,对于抚养孩子,江峰却是个门外汉,听着哇哇哭闹的孩子,他笨手笨脚的冲奶,结果温度不是凉了就是太烫,把他弄得手忙脚乱,一塌糊涂。

 

  幸好邻居家一个好心的大娘,瞧着江峰父女俩实在可怜,也好在自己白天无事,便主动提出帮助照看珍珍,使江峰也能安心工作。

 

  江峰在感动之余,想着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,于是决定请个保姆来家,一则可以帮自己打理家务,二来可以帮自己照顾珍珍。但若是随便找了个不知根底的,又怕会对珍珍不负责任,使珍珍受委屈,没办法,也只好央告着自己身边的好友,让他们帮忙物色一个负责任的保姆。

 

  终于有一天。一个女子走进了江峰的家,也走进了江峰的生活……

 

  「叁」

 

  江峰请来的保姆是个偏远地区来的年轻的女孩,叫白雪。

 

  她比江峰小三岁,因为她生活在偏远的农村,家庭条件十分贫困,所以从小就很善良很懂事,懂得体谅、懂得宽容、懂得节约、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。

 

  所以在十八岁时就毅然决然的背井离乡,出门打工,以赚取微薄的收入,为父母减轻家庭负担。

 

  然,就业问题却没有那么简单,有的工作不是被老板耍赖,拖欠工资,就是要为客赔笑,没有了尊严,所以这个女孩的打工历程是一波三折,充满坎坷与艰辛,不过,这些经历却将白雪磨练的更为坚强,更懂得人情冷暖了。

 

  其实,白雪这次的工作是表哥单伟给她找的。单伟和江峰夫妻是大学同学,谈得上是一辈子最好的哥们。

 

  单伟知道江峰的为人和品性,这么多年他们一直保持联络,江峰的妻子猝然离世,对于单伟来说,内心的悲痛丝毫不亚于江峰。

 

  毕竟,爱平是单伟大学时心里深爱过的女子,直到现在也是如此,这就是单伟一直单身的原因。直到后来才发现爱平心之所爱却是自己的好哥们江峰,单伟忍着心痛的痛,趁着没有和爱平表白就悄悄退出了。

 

  江峰这次的家庭变故确实很突然,尤其是爱平用命换来的孩子珍珍,实在是太可怜了,没有了妈妈,将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呢?单伟思来想去,给江峰介绍了自己的表妹白雪,帮其照看孩子,江峰也好安心的工作,不用再顾此失彼。

 

  「肆」

 

  白雪来到江峰的家,第一眼的感觉就是一个字——乱。

 

  屋中虽然不是灰尘遍地,但也是杂乱无章。桌子上堆满了没有清洗的碗、筷、杯、盘,卫生间一个铝制的洗衣盆里,慢慢的装着父子俩换下的衣服,卧室里,枕被凌乱,那床单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。

 

  江峰看着白雪的表情,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,用自己都差点听不到的声音解释着自己除了工作还要照料孩子,根本就没有时间来打理家务。

 

  白雪听着江峰的解释,只是微微笑了笑,她放下自己随身携带的行李,麻利地挽起袖筒,打响了大扫除的“攻坚战”。

 

  她走进卧室,将乱作一团的被子抖平,认认真真的叠好,放在柜子里;再将客厅桌子上的碗、筷、杯、盘拿回了厨房清洗,白花花的洗洁精泡沫将碗里面的油腻去得干干净净,然后,用清水洗了两遍擦干静放在橱柜里;紧接着把地下用拖把拖了三遍,最后就是将脏了的床单、被罩,还有卫生间里父女俩换下的衣服用清水洗净晾在阳台的晾衣绳上……

 

  江峰望着忙碌着的白雪,自己非但插不上手,有时甚至觉得碍手碍脚,只能呆呆地望着。

 

  仅仅两个多小时,家里已经被白雪收拾的擦得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。

 

  收拾完,白雪顺手打开冰箱,取出食材,很快做出了一桌美味可口的菜肴。

 

  由于白雪是单伟介绍来的,白雪和江峰自然少了几分拘谨。

 

  白雪给江峰盛饭夹菜,进餐期间谈起了关于孩子的脾性、喂奶次数、以及如何照顾孩子的事情来。

 

  白雪脸上漾着淡淡的笑,坐在江峰对面,专注地听着江峰一一交代,江峰英俊的脸上有很多无法掩盖的悲伤,那层忧郁淡淡的扩散开来,白雪的心不禁跟浙江峰的遭遇难过起来,她暗暗下定决心,要帮江峰打理好这个家,照顾好孩子,直到江峰重组家庭为止。

 

  「伍」

 

  江峰吃过午饭,就把孩子从邻居大娘家接了回来。

 

  下午江峰没有去上班,而是去超市为自己和白雪买了一些日常用品,瓜果蔬菜。在江峰看来,白雪一个年轻的女子出来做保姆已经极为不易,只要她能将珍珍照顾好,就算在吃喝用度上多花点钱也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

  晚饭后,江峰将白雪安置在北向的小卧室安歇,当江峰抱着珍珍要去休息的时候,白雪主动要求江峰将珍珍留下由自己照顾,面对着白雪诚恳的态度和真挚的眼神,江峰感动了……

 

  照顾孩子很费是时间和精力的差事,除了休息不好之外,还就是心里总计挂着孩子的方方面面,生怕哪儿有疏漏。

 

  人常说:“六月的天,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。”刚刚还是月朗行星疏的夜空,突然间乌云翻滚,雷电交加。

 

  一道闪电将天幕划破,刺眼的光带着巨响射进黑暗的的卧室,江峰在沉睡中猛然惊醒。

 

  江峰伸手摸了一下身边,发觉珍珍不在了,一惊之下才记起珍珍是在今天新来的保姆白雪的房间。

 

  珍珍今天睡得好吗?江峰在心中暗自嘀咕。就在这时,江峰听到白雪的房门传来轻微的响声,江峰轻轻走到门边,将门微微开启一道缝向外张望。只见白雪正在客厅的茶几边,用小勺将奶粉装进奶瓶。在轻轻的打开暖壶,用开水将奶粉冲起,拧上瓶盖,轻摇瓶身,使得奶粉迅速化开,降低温度。

 

  白雪将奶嘴放在嘴边,仰起头,奶粉滴入嘴里,白雪感觉温度稍微有点烫,再过一会就会温度适宜了,白雪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,而后轻轻地向卧室走去。

 

  白雪走进卧室,小心翼翼地将珍珍抱起,双手摸到湿漉漉一片,原来是珍珍把裤子尿湿了。白雪不厌其烦的把珍珍尿湿的裤子轻轻的褪下,给珍珍做了清洁,再用棉布擦干,涂上婴儿爽身粉,之后换上干净的衣服。

 

  白雪右胳膊抱起孩子,左手拿起奶瓶给孩子,将奶嘴送到珍珍小嘴边,像极了一个温柔的母亲在悉心照料自己的孩子。而珍珍也像是懂事似得,嘟起红润的小嘴巴,含着奶嘴一吮一吸,边眨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眸子看着白雪,仿佛是女儿在凝视慈爱的母亲。

 

  「陆」

 

  时间过得真快,白雪来到江家做保姆已经快三个月了,在这期间,白雪不但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。

 

  更让江峰欣慰的是自从白雪来了之后,珍珍就没有再去麻烦邻居,完全是由白雪一手来照料的,只能说白雪对珍珍的照料比那些亲生母女有过之而无不及,也正因为有了白雪对家和珍珍的照料,才使得江峰能够安心地工作。

 

  就在江峰的生活趋于正常的时候,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江峰病倒了,病因源于一场突如其来的流行性感冒病毒,任江峰如何坚强,也无法支撑下去了。

 

  这下可把白雪忙坏了,她衣不解带的一边照看孩子,一边照顾江峰。

 

  白雪为江峰请医看病,端水送药,江峰看着白雪细致入微的将粥一口一口喂给自己吃,鼻子一酸,干裂的嘴抖动了一下,乌黑的双眸中便有水样的东西在晶莹的闪烁。

 

  江峰专注地看着眼前这个柔美善良的女孩,是那么用心的体贴自己,不禁想起了妻子爱平。新婚不久时,江峰就感冒引起高烧不退,爱平也是这般精心的服侍自己,可如今……

 

  江峰情绪有点失控,不由自主的伸出手,紧紧地抓住白雪正在抬起的双臂,白雪的身子犹如触电那样猛烈地抖了一下,与江峰四目相对,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二人心中却有一种别样的情愫在心中翻涌,无言心自知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江峰在白雪的悉心照料下逐步走向健康,他又恢复了原先的活力。

 

  然而,白雪却因操劳过度导致身体严重透支而病倒了。

 

  看着面色憔悴的白雪,江峰心里五味杂陈,自从母双亡后,爱平便成了这个世上最爱自己的人,也成了自己唯一的精神支柱。

 

  江峰不知是为了报答白雪在病中对自己的细心呵护,还是一直把白雪当作了自己的妻子爱平,对白雪,江峰总是想对爱平那样去关心和呵护。

 

  他为白雪买了很多补品让她吃,白雪坚持起来为江峰做饭,江峰却说:“白雪,这次换我来照顾你,好吗?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江峰的眼里有一种很柔很柔的光芒在轻轻地晃。

 

  白雪面带微笑地注视着江峰,脸上旋出一对漂亮的酒窝,犹如一颗石子投入水中散发出的一圈圈涟漪,里面轻漾着甜甜的幸福。

 

  白雪躺在床上,享受着这种内心的喜悦,她突然觉得,如果这辈子要嫁人,那她一定嫁给江峰,在她心里,江峰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。

 

  「柒」

 

  经过了这段小插曲,江峰和白雪的心中似乎都有了一种莫名悸动的感觉。

 

  只是江峰为了生计,为了女儿珍珍,更为了死去的爱平能够安心,每天往返在家里和单位之间,他知道爱平已经把他的爱全部带走了。

 

  于是,关于个人感情和婚姻,江峰一直选择回避。他知道白雪对自己的心意,只是他不愿提及。

 

  白雪心里也明白,爱情不可勉强,爱平才是江峰心中的唯一,或许今生自己都无法取代她的位置,更无法走进江峰的生命里,那就等待吧。

 

  时间就这样在日升月沉中悄声无息的跨过了五个年轮,珍珍也在时光的流逝中慢慢长大,她变得乖巧伶俐,聪明懂事。只是比较依赖白雪。

 

  从珍珍出生不久后到现在,看到最忙碌的是白雪,最疼自己的是白雪,珍珍所拥有的母爱都是来自白雪。

 

  一个年幼的孩子对自己亲生母亲离世的消息浑然不知,在珍珍眼里,她有一个漂亮的妈妈,还有一个帅气的爸爸,他们是美满的三口之家,而自己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。

 

  每天晚上睡觉,珍珍总是喜欢躺在妈妈的怀里,用手搂着她的脖子,仰起小脸,嘟着小嘴在妈妈脸上猛亲一口,再用黑玛瑙一样的眼睛看着妈妈撒娇说:“妈妈,妈妈,宝贝要听妈妈给我讲小红帽的故事,好不好嘛?”

 

  每每这个时候,白雪总是怜爱的抚摸着珍珍的头,用慈爱的母音回应着:“好宝贝,乖,闭上眼睛,妈妈讲给你听!”珍珍顺从的轻轻闭上眼睛听着,白雪的眼里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。

 

  宝贝珍珍在白雪妈妈动听的讲述中酣甜入梦,梦中是蓝天白云和一望无垠的青青草原,他们一家三口在草原上追逐嬉戏,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……

 

  白雪将珍珍安顿好,起身披衣下床,走向客厅。

 

  她坐在沙发上,看着冷清的月光斜斜地从窗户照进来,映着自己的面颊。

 

  她想,也许人只有在彻底的安静中,才能把一些问题向着更深更光处去想,来到江家这五年她所经历的事,遇到的人,付出的情,那一幕幕情景犹如昨天。

 

  三天前,老家的父母打来电话。

 

  母亲在电话中说:“雪儿,啥时候回来?你也老大不小了,是该考虑终身大事了。前几天,你姑姑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,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,总的来说各方面条件都不错,与你也很般配,人家是吃公家饭的人民教师……”

 

  听着电话中母亲苍老的声音,雪内心情感翻涌,有对家的思念,还有对父母的牵挂,以及经历过的很多无法言喻的痛……想到此处,白雪黯然落泪。她含泪强忍内心深处的隐痛,轻轻点头,应允着母亲。

 

  当时江峰正走到白雪身边的饮水机前倒水,无意间听到了他们的谈话。

 

  看着白雪嘤嘤哭泣,江峰眼眶泛红,好在他忍住了,他知道,白雪是个好女孩,为了他和女儿珍珍,付出了五年的青春、汗水乃至情感,他不能耽误白雪一辈子的幸福,他不能。

 

  江峰定了定神,慢慢走上前,轻轻的拍了拍白雪的肩膀,白雪一头扎进江峰的怀里,双臂紧紧地环着江峰的腰,哭得更加伤心了。顿时,江峰的情感大门被白雪一一击溃,他手中杯子滑至地下,分崩离析。

 

  “白雪,回去吧,能找个好人家不容易,那是一辈子的幸福,我们已经耽误你太久了,这样对你不公平,回去吧,别让父母担心……”

 

  江峰一咬牙将手抽回,放开白雪转身回房。留下白雪独自哭泣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「捌」

 

  第二天,江峰带着珍珍去送白雪。在去车站的路上,珍珍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她一手拉着江峰一手拉着白雪,珍珍哭着问白雪:“妈妈,别走,是不是宝贝不乖,你不要宝贝了?妈妈,别走!”接着抬起头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们问道:“爸爸,你为什么要赶妈妈走,妈妈好爱宝贝,宝贝不要妈妈走,宝贝要妈妈……

 

  在江峰和白雪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珍珍甩开他们的手,“哇哇”大哭着向马路上跑去。

 

  江峰和白雪背着猝不及防的情景吓得脸色铁青,两人撒腿追了出去,边追边喊:“宝贝别跑,快回来,危险……”

 

  话音刚落,珍珍眼泪汪汪的回头看着江峰和白雪,这时,对面一辆大货车急驶而来,眼看离珍珍越来越近,江峰和白雪一前一后拼命跑过去救珍珍,只听马路传来汽车刺耳的刹车声,和一个女人凄厉而惊恐的尖叫声,白雪已被这大货车震出了一丈开外。

 

  在千钧一发之际,白雪把珍珍推向江峰的怀里,而自己却血肉模糊躺在地上,嘴里鼻子里不断的涌出鲜血。

 

  顿时,人群立刻骚动起来,围在白雪周围议论纷纷,有个热心人拨打了120……江峰什么都来不及多想,他抱着珍珍呼喊着白雪的名字,疯狂地挤进密匝匝的人群。

 

  看着被撞得血迹斑斑,奄奄一息的白雪,江峰痛哭流涕,瞬间他知道了自己的心,原来,白雪已经悄声无息的融入了自己的生命。

 

  他不能失去她,珍珍也不能没有她,白雪缓缓的睁开眼,看着江峰悲痛欲绝的表情,微弱地说:“你……你还……好吧?珍……珍……没事……吧?

 

  江峰听着白雪断断续续的话语,已是泣不成声:“雪儿,你怎么这么傻,你怎么可以……你不可以死,原来我一直以为你于我而言,只是爱平的影子,可是在你倒地的那一瞬,我才真正明白你已经走进了我的生命里。

 

  白雪听着江峰动情的诉说,嘴角努力的绽放出一抹微笑,她吃力地抬起右手,想要去抚摸江峰的脸,可就是这咫尺间的距离,对白雪来说是那么的遥远……

 

  手垂下,白雪最终没有碰到那张自己爱着的脸颊,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永远地闭上了。

 

  PS:不要怀疑这人世间还有真爱,更不要怀疑爱的力量是否无坚不摧,我们只需坚信只有用心去爱,彼此才会产生生命的交集,而到达某一契合点,这个契合点或许就是永恒,也唯有这样,我们才能得到爱所应有的回应。


【责任编辑:平安果】 

(责任编辑:副主编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